您的位置:首页  教育频道 >> 学生写作

宜宾的味道
发布时间:2015-08-19 09:54 编辑:艾亚   评论:0

    □谢安然

    别人问我“宜宾有什么好?”我总要苦苦思考一阵子,然后抬起头来赧然一笑,抱着些羞愧说:“唔,不知道。”

    确实,要我拿出纸笔罗列出它的好,我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以往写作时,也曾无数次写到故乡。可一一翻看来,里面的描写提出来,似乎与中国的任何一个小城市都能对得上。不知道是因我的语言太过苍白,还是宜宾本就是那样一种城市——平凡的拥有着所有二三线城市都有的那种街道、房屋,甚至行人。

    我还是喜欢一放假就往宜宾跑。大概故乡总是故乡,总归有故乡的好。就是平凡普通,也是故乡的平凡普通,好的那一种。故乡的一切都是溢满了感情的,就算是街道一盏灰扑扑的路灯,脏兮兮的灯罩上落满的也是童年的回忆。

    宜宾的老城区很小,被陈朽的老房子挤得满满当当,剩下的多是很窄的街道,只容得下一辆汽车通过。有的街道的上空甚至都被路两旁行道树伸出的树丫挤满了,只留下一条细缝的天空。

    我记得从前幼儿园门口便有这样一条街。夏天的时候,人行道灰扑扑的红方砖上撒满了从密密匝匝的枝叶上漏下来的小光斑,影影绰绰地勾勒出椭圆的叶片和细长的树枝。午间的时候,街上很少的行人或汽车经过,只有满树的蝉有节奏地鸣叫,声音大的连空气都被搅动了,缓缓地翻滚着涌动着,裹携一股甜蜜的睡意向你袭来……现在想来,我对夏天的记忆,大约便是从这条街开始的吧。

    在这座城市交错的道路间,人力三轮车漆成绿色,顶上驾着一层淡蓝色的防水布,有“高档”一些的,还在四周挂上遮阳挡雨的帷帘。蹬车的师傅大多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剃着利落的板寸,耳朵边上夹根烟卷,说起话来嗓音洪亮。没有生意的时候,他们就三三两两的停在路边,躺在后座上,揭开蓝色开襟背心上的扣子休息……

    三轮车曾是我最爱的交通工具,就连听到身后传来三轮车的铃声,也觉得亲切。那铃铛镀成黄铜色,系在车把上,只轻轻一晃,整条街的空气都叮铃叮铃地颤动起来。铃声拖得很长,不是太响,却带着一股难以言明的尖、亮,生生脆脆的,一攥住你的心。

    曾经在张爱玲的某篇小说看到一段描写,形容某人的笑声“像是生着牙齿”。看到这比喻,我下意识地想到家乡三轮车的铃声,竟觉得再合适不过了。那铃声也是带着黄铜响的牙,牙尖轻轻在你心上蹭着,你的心就跟着铃声一起打着旋儿慢慢升起。甚至在久不相间的时候,它也会偶尔从某个巷子里突然窜出来,小小的在你心尖咬上一口。

    这次回家,看到许多地方都在大张旗鼓地大挖大建。妈妈说:“这里要建设国际化大都市呢。”道路扩宽了,砍掉两旁的树,摆上精致的盆栽花,立起明亮晃眼的路灯,照得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车辆层层地反着光。乍一眼望去,还真有些“国际化大都市”的味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有一些伤感,仿佛我的童年、我的家乡,都埋在那急匆匆的车流里了,慢慢的消失了……

    (作者系棠湖中学高2014级14班学生 指导教师程长永)

    点评:一般写故乡味道的作文,往往落入就味道写吃的俗套。此篇从家乡的三轮车写起,再到现代的改造建设,古味、现代味,两厢权衡,一丝伤感体现——真感情融到文字里,文章就有了情感的底子。(评委 王富明)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合作|版权与免责|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0-2013 slnews.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双流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