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miexmjlg'><style id='c9hirkx4'><dir id='g5up6tz9'><q id='kqitwfkc'></q></dir></style></legend>
  1. <tfoot id='6r02wlcc'></tfoot>

    <small id='n82buqma'></small><noframes id='0gzp9ywc'>

  2. <i id='2r6er189'><tr id='0p475yg0'><dt id='qji1m9cz'><q id='y6jekvlo'><span id='hm29vjgv'><b id='nviv351b'><form id='u20hka0j'><ins id='xpdv7g7q'></ins><ul id='x2z5he26'></ul><sub id='ekqhxeqq'></sub></form><legend id='7mxkw3xu'></legend><bdo id='knb0htgm'><pre id='imw6oul8'><center id='51zeu2ym'></center></pre></bdo></b><th id='3io15i5i'></th></span></q></dt></tr></i><div id='r8e87bay'><tfoot id='tp1fovne'></tfoot><dl id='x9hfliko'><fieldset id='606cjdn6'></fieldset></dl></div>

    当前位置:主页 > 双流机场 > 守在双流国际机场的那些日子-黄先凤

    守在双流国际机场的那些日子-黄先凤

    大年三十晚上,双流疾控中心的黄先凤和几个同事赶到机场后傻了眼——国际航班到达大厅里挤满了人,疫情期间,这里可能是人群最密集的地方了。因为长时间的等待,一些旅客已经焦躁不安,整个大厅里人声鼎沸,没有防护服,黄先凤和同事们只能戴着一次性的浴帽、口罩和护目镜上阵,来不及多想了,这里,是成都保卫战的第一个关口,必须尽快从人群中筛查出有疑似症状的人和密切接触者。

    守在双流国际机场的那些日子-黄先凤

    秩序

    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原本的秩序,恢复秩序在这时显得尤为重要,面对源源不断的到达人群,必须建立高效的筛查机制,黄先凤和同事们四人一组,配合海关,开始了24小时值守,“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没有经验,机场工作人员也是。”黄先凤告诉记者,“一开始放行是把整个航班的人都放出来,有时候还会几个航班的人在一起,后来大家也反应过来了,一批一批地放,就有序多了。”

    海关初筛后,会将需要复筛的人交到黄先凤和同事们手上,这个比例不小,“3.15日到3.16日那一天,我们排查了297人。”黄先凤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我们几乎没有停下来过,需要隔离观察的,我们要对接机场专班送到隔离酒店,有感冒发烧症状的,要通知机场医救中心,每一个经手的旅客,还需要填写流调表,把来处和去处都做详细的登记。”面对大量的工作,黄先凤和同事们不敢停下来,“必须保证效率,停下来一会儿,就会有很多人滞留。”

    因为排查时会遇到不同国籍的旅客,黄先凤还主动与朋友联系,通过私人关系联合收集译制了中英文对照版的“疫情防控常用英语”“外地来双旅客流调表”和“解除定点医学观察隔离书”,大大提升了工作效率。

    困难

    渴,口渴是最早需要面对也最难克服的困难,“早期没有防护服,心里还是很害怕,后面有了防护服,但穿上工作真的太难受了。”因为人手有限,疾控中心的每个小组的值班时间长达十二个小时,这意味着在这十二个小时中,黄先凤和同事们不能上厕所,也不能喝水。“刚开始连饭都不吃。”饥饿尚能忍受,但口渴实在磨人,嗓子干痒,仿佛能冒出火星,但不得不说话,“每一个人你都需要跟他解释防疫政策,遇到不配合不理解的,要做好几个小时的思想工作。”

    黄先凤记得,有一个只在澳门呆了一天就入境的旅客,十分不能理解隔离政策,“她情绪也很激动,在机场闹了两三个小时,最后没有办法,我们只能通知机场公安。”

    度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间后,防护物资终于不再紧缺,“后面就可以一天换两套防护服,换衣服的间隙可以吃饭喝水上厕所了。” 但穿着防护服工作导致的缺氧头晕却无法避免,长期在缺氧环境下工作,黄先凤觉得自己反应变慢了,记忆力也大不如前,“好在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谎言

    谎言,是流行病学调查中经常会遇到的问题,人们撒谎的理由形形色色,大都围绕着自己的利益。“有人明明没有发烧咳嗽,但是为了去医院做核酸检测,会谎称自己不舒服,还有的人为了逃避隔离,会瞒报自己的行程,这大大增加了我们的工作量,”

    守在双流国际机场的那些日子-黄先凤

    守在双流国际机场的那些日子-黄先凤

    甄辨谎言需要多个部门的配合,“有的实在不能自圆其说的,就需要公安部门协查,总之一点都不能马虎。”最多的一天,黄先凤打了一百多个电话叫救护车,“全是有相关症状需要送去医院的,一个救护车只能拉一个人。”那一天机场的停机坪上浩浩荡荡的全是救护车,“不仅是我们,大家都很辛苦。”

    截至5月19日,黄先凤所在的机场专班排查来双旅客约5200余人、采样10000余件,“复工复学的指导培训,公共场所的危害性因素调查,水质的检测,还有很多疫情期间落下的工作需要补起来。”进入“后疫情”时代,来不及休息,黄先凤又回到了原来的工作岗位。

    本文原地址:http://www.slnews.net.cn/sljc/456.html
    郑重声明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如有侵权联系进行删除!
    标签:
    <i id='8pc73ven'><tr id='8coibge5'><dt id='sjhakanc'><q id='2zh96li5'><span id='wbc98tb8'><b id='ivz6wlf7'><form id='2m9drk2q'><ins id='znha22kk'></ins><ul id='lkffk45t'></ul><sub id='uomlqbqf'></sub></form><legend id='opf2f2r1'></legend><bdo id='li8dq8tx'><pre id='bsklhyeh'><center id='5mb3ieuk'></center></pre></bdo></b><th id='nvrcsizn'></th></span></q></dt></tr></i><div id='lrbw8x91'><tfoot id='9u57xors'></tfoot><dl id='d2j1eoxi'><fieldset id='pxrz782q'></fieldset></dl></div>

      <tbody id='vjsloouv'></tbody>
  3. <legend id='ltklent9'><style id='6peefhlt'><dir id='lmpni52m'><q id='hzt5z9r0'></q></dir></style></legend>

    <small id='afcpgzfh'></small><noframes id='madmt07z'>

      <tfoot id='t5bth06y'></tfoot>

          黄先凤 双流国际机场

          双流新闻公众号

          24小时双流新闻滚动播报、更多资讯扫码关注!


          相关阅读

          <tfoot id='ce076dth'></tfoot>

          • <small id='e5d3gsuo'></small><noframes id='cbj0ut3z'>

            <legend id='f71sytjr'><style id='ma0detpl'><dir id='ex61ly18'><q id='vzp5rcgl'></q></dir></style></legend>
          • <i id='dm7jughf'><tr id='4kfox7hx'><dt id='kbt2q1vj'><q id='djx6zzcw'><span id='5730054s'><b id='1x3ocbpt'><form id='6dnryiib'><ins id='rcctfvsj'></ins><ul id='83ingdaq'></ul><sub id='h7s6wsx7'></sub></form><legend id='ffg0k078'></legend><bdo id='qye7gzw5'><pre id='sqe2r5k2'><center id='tz3i8owg'></center></pre></bdo></b><th id='ly26l7cg'></th></span></q></dt></tr></i><div id='lksb9ar6'><tfoot id='hs28toy4'></tfoot><dl id='9kprfkbx'><fieldset id='wvevavnh'></fieldset></dl></div>
                <tbody id='tviq6eq2'></tbody>